北京助孕宝宝:希希和炎炎的自然离乳

2015/8/31 5:31:11      点击:
18个月的希希已经1周没有吃过母乳了。在此之前,我从没有想过要在1岁前給她中断母乳,也从没有刻意地引导她,说北京助孕妈妈的“nainai”要睡觉、希希长大了之类的话。

在1个月前希希对母乳的兴趣已经明显减少,最近的几周内几乎没有过主动吃奶的要求。而这1周以来,她明确地在原来要哺乳的时间段表示拒绝。

希希就是这么自然地完全离乳了,比我想象得更快。我也没有任何乳房的肿胀不适。一切都进行地那么顺利自然。

也就是在这几周,希希开始学会在大便前后有所表示,用语言和动作告诉大人了。这一点我们也并没有教过她。

而哥哥炎炎的离乳要比希希更为有趣。炎炎是典型的高需求宝宝,他的“奶瘾“要比妹妹希希大得多。在怀上了希希之后,当时才1岁半的炎炎也依旧要靠吃奶才能入睡,我认为与其抱个28斤重的大胖小子哄他入睡还不如哺乳来得轻松。而且根据我的医学知识,我明白孕期哺乳并不会伤害妈妈的健康,也不会对胎儿有不利影响。所以,我依旧满足炎炎对母乳喂养的需求。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炎炎21个月,我肚里的小宝5个月的时候,他突然在睡觉前说”妈妈走”,然后从那个晚上开始,他可以自己入睡了,并且在那个月,他的语言能力有了飞速的发展,开始从单词说到了短语,也正是在那个月,他的对辅食的消化功能也有了突然的增强,以前吃了就原样拉出的玉米粒、黑木耳等从这个月开始不会在大便里看到了。

两个北京助孕宝贝的离乳经历告诉我,离乳是儿童长大成熟的自然过程,也是母亲产后激素变化的自然进程。所谓的“断奶”,早已是out的说法了,把宝宝逐渐离开妈妈的乳房和乳汁的过程称之为“离乳”更为合适。离乳的英语是“wean”,原本的意思是“成熟”,就像水果成熟、变红,该离开树枝了。《圣经 诗篇》的作者大卫把平静安宁的感觉比作了断了奶的孩子的满足:“我的心灵安宁、平静,就像北京助孕母亲和她断了奶的孩子,我的内心就像一个断了奶的孩子。”


所以,并不像我们传统观念所认为的离乳是一件剥夺孩子的不快乐的事情,而实际上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刻,离乳的过程从6个月左右婴儿开始接受固体食物就开始了,能够完全离乳代表孩子对乳房的依恋和吸吮欲求已经被尽情地满足,孩子的身体也不再需要依赖妈妈的乳汁,而已经具有相当强的免疫功能和对乳汁以外的食物的消化功能了。离乳后的孩子才开始变得完整,已经打好基础,能够独立地进入下一个心理和生理发展阶段。

很多老人会认为1岁前必须给孩子断奶,否则越大就越难断了。我自己在孩子离乳上的经历完全反驳了这样的说法。关于大宝的离乳还有更有意思的故事。我生下二宝后因为乳汁过多导致乳房肿块,这个时候我希望大宝还能恢复吸乳的能力,做妈妈最好的通奶师和吸奶器,然而我这个自私的念头没有得逞。大宝的嘴唇靠近乳头,却好像已经忘记怎么吸奶了,他表情尴尬地离开后,明确地说“我长大了,是大孩子了,不再吃nainai了”。并且大宝虽然情感需求很高,但从没有在妈妈要离开比如要上班时有哭闹不让妈妈走的表现,2岁多入托的分离焦虑也很轻。也就是说,真正的离乳,是彻底的满足、足够的成长,然后离开,因为满足而不会回头;因为成长而能独立向前。

所以,完全没有必要让尚且年幼的婴儿忍受突然中断母乳、突然离开北京助孕妈妈乳房的痛苦,也完全没有必要让妈妈忍受乳房极度的肿胀和冒乳腺炎的风险。过早地“断奶”和刻板的离乳方式让孩子和妈妈都准备不足,很有可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固留在没有满足的口欲期,表现出频繁吃手、吃零食、粘腻大人;生命早期分离的痛苦也会在孩子的潜意识里种下焦虑和不信任的种子,最常见的表现就是严重的入园焦虑。